修佛传记第二千四百二十一章白衣少年

修佛传记第二千四百二十一章白衣少年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其实吧!你说喝这水也不是什么大事了,就是觉得这峰回路转之下,这里面就肯定是会有问题的。

就连禹森也沦陷了?这就是自己所不能够理解的事情了。

恒仏!恒仏的舌头都已经是碰到了这个水坑周边的沙子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舔到这水坑了。 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猥琐的动作竟然是被一声大吼给呵止住了。

应该说是就这一句吼叫声把自己给拉回来了。

  那是来自不远处沙丘之上一声狮子吼,低沉到爆炸的声线断然不会是女性的。 跟自己平时所接触语言有一点不一样的,或许是说自己有点听不明白吧!自己也没有听懂这家伙叫得是个啥意思。

可是这又是指手又是画脚应该是想要阻止恒仏喝水了。

  “弄完咯!弄完咯!”  这应该不是人类,至少不是恒仏所认知的语言范围。

不过当时恒仏并没有听清楚的说,只是知道这对面有一个很强大的灵压在对视着自己的。 恒仏只是被吸引住注意力了,但是还未脱离这套路的说。

而禹森这边也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 赶紧是操控恒仏的身子先从地上起来在说。

  “喂!喂!喂!小子!快醒醒!”  显然恒仏是不知道刚才是发生什么的。 一脸的蒙圈,就只是背靠着椰子树,双腿弯曲着的。

意外地发生自己的心跳跳得很快,像是逃过什么大灾难一样的。

这个动作也是自己的本能反应,主要是让自己尽快静下心来的。   “怎么……怎么了?我好像失去了意识了吗?刚才我有做什么吗?”  “你刚才?我刚才……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可是你先看一下你面前那位修士吧!”  修士?恒仏这抬头一看一个白袍身影就已经飘到自己的面前了。 这连衣白色长袍用一种很鬼魅的步伐就蛇到自己的面前了,恒仏都没看清楚这家伙是怎么移动的。

吓得恒仏是一身的冷汗啊!这个装扮来说应该是本地修士了,刚才自己是做了什么不符合当地风俗的事情吗?这家伙如此气愤的冲到自己面前是要做些什么吗?主要是说这家伙下来之后就是一通乱讲的。 根本是不给自己一点时间和空间去理解的。

  后面说了一大堆之后才发现恒仏原来是听不懂的,这才转移成了所认知的语言范围了。 这小地方的修士一般情况都是以方言为主的。

  “前辈!禹森前辈!这家伙说了一大堆好像是比较激动的说。 前辈你知不知道这家伙在说些什么东西啊?”  “额……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我就听明白了一句就是叫我们住手之类的。

看来我们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是踩到他的尾巴了吧!我们先静观其变吧!”  “这家伙说得是什么话连连你都不知道?”  这白袍修士一看恒仏是满脑子问好就意识到自己的不对了。

  “哦!哦!不好意思!我一下子也没有转变回来的。 ”  这家伙的装扮也真的是奇特啊!除了眼睛是露出来之外,这其余的地方都被白袍盖住的。

连手指甲都看不见的。

值得一提的就是说这白袍修士的眼睛是深褐色的,浓眉大眼的说,就通过着蒙布的那些轮廓来说就已经能够知道这家伙应该也是长相不错的。

吸引着自己的依然还是这低沉到爆炸的声线,让自己全身都是起鸡皮疙瘩的。 完全是放松不下来的。

就想要套这家伙多说几句话的。

  “我……我差点忘记了这方言是你们所听不明白的。

你是外地来的?不是这个大陆上的吧?看你衣着来说我并没有看到过。

对了!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 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离开?怎么回事?这……我……”  恒仏和禹森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是被白袍修士给架走了。

其实也没有跑太远的地方,还是去到了这白袍修士刚才下来的那个沙丘之上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到这里啊!我……”  恒仏还未说完,十万个为什么啊!但是唯一的一点就是说自己为何是要相信你这个陌生人啊!虽然这家伙声音好听,听起来的话也像这么一回事的。

可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嘴上是这么说,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可是恒仏还是按照这家伙的想法去做了。 就这样很安静趴在沙丘之上的,这白袍修士一手搭在自己的腰上,一手抄起一树枝的。

  “看好啦!可前往不要眨眼睛啊!”  只见白衣修士将树枝朝着那水坑,就是恒仏离开的忍不住喝上一口水的那个水坑扔过去了。 正中靶心!这白衣修士这要是去圈羊的话,估计这真的是一扔一个准的。   “禹森前辈!这家伙想要干嘛啊!我们躲得这水坑干嘛啊!这是有什么……”  “你就别说了,你说这么多还不是按照别人的指挥去做的。

先看看吧!具体情况我这边也勘察不出来什么的。

应该是说没有异常才是对的,可是我第六感却一直在翻腾的说。 我也不好说这当中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的。

”  “咚!”  这树枝掉进了这水坑里面的!就在这掉入水的一睡觉,这就伴随着强烈的地震了。 这沙漠区域怎么可能是会有地震呢?而且就是说这树枝怎么又浮上来,还是说压根就没有沉下去了?恒仏还想要提问的,直接被这白衣修士直接捂着嘴巴了。

示意自己是不要出声的。

禹森和恒仏都是蒙在鼓里的,这也只能静静看着。   地震之后,从沙子里面窜出来一深褐色的眼镜蛇。

不过这个体型真的是不能够所相信的了,就窜出来几分钟之后这还未是完全体的。

  “这是……”  很明显恒仏已经是语无伦次了,自己的神识,自己的感知系统全线崩坏了?这意思就是说自己一直都是在这大神的脸上休息的?还是说这大蛇就一直埋伏在自己的底下?禹森这边呢?为什么禹森这边也无法感知到呢?这地方真的是充满神奇啊!。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我把患儿当成自己的孩子”——记内蒙古人民医院小儿血液科主任医师刘建平

{主关键词}
在传承与创新中展示文化自信——中国电影“国家队”集中亮相上海电影节

{主关键词}
普通话水平测试及应试技巧

{主关键词}
大唐第一全能纨绔徐齐霖,徐惠全文阅读

{主关键词}
2016周末情侣约会短信精选 追女孩撩妹微信带路

{主关键词}
【通润维康】银黄滴丸价格

{主关键词}
南宁西乡塘区2019年中小学招生地段划分方案出炉

{主关键词}
男人在床上最在乎的竟是它!

{主关键词}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五一特别节目 一体主持一体传播

{主关键词}
感恩襁褓外的他们作文

{主关键词}
思想品德:第十二课《维护权利,适应社会》教案(陕教版八年级下)

{主关键词}
梦见海啸引发大浪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