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佩秋我青年时是怎么学画的

陈佩秋我青年时是怎么学画的

我小时候是怎么学的画,那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事了。

那个时候我们都知道科技强国,于是我1942年考入西南联大,学习理工科。

可后来还是喜欢画画,忘不了我们的中国画。

我就辍学,去重庆读了国立艺术专科。 等到抗战胜利之后,我又到了杭州,跟着黄宾虹老师学画。

那时候我们一群学生常常跟着老师去龙华苗圃写生。

苗圃还未建造完成,全都是施工的工人。 我们就和盖房子的女工住在一起,一住就是几个月。 我每天清早起来去院子里观察花鸟,还自己做了抓虫的容器,留了个进气口,把这些虫子都养起来,慢慢观察他们的样貌和习性。

我们还常去安徽,那儿也是个写生的好地方。 画中国画,靠的就是平时对大自然的观察,看得多了,画得多了,自然就会得心应手。 但也不要一味闭门造车,只顾自己埋头画。

画画也要找到老师,选择谁作为学习榜样是很重要的。

难学不易画,易画不难学。 我曾经师从黄宾虹、黄君璧、潘天寿几位老师,他们给我的帮助是极大的。

这种帮助不仅体现在平时学习生活中的指导,我通过研究他们的作品,一步步深入了解大师的创作,才能提高自己的水平。

我年轻时临画七年,同学都说我没出息,只晓得临画。 当时我向郑午昌先生请教,他说清六家还是吴恽最好,后来是他借给我照片让我临的。 一次我在图书馆找到赵干的《江行初雪图》,我一看喜欢,就画那个。 那时新中国还未成立,学校请黄宾虹从北京过来,他看见我临赵干,就说这个是匠人画的,不能临。 后来我问郑午昌先生,先生则说学这个东西是有用的,古人都是从临摹起头画的。 对我而言,临画的目的不是去模仿,而是从前辈的笔法中慢慢领悟参透其中奥秘。

最终,我们自己的作品还是要回到自己的生活上来。

临摹是学习,写生是创作,缺一不可。 近几年因为身体原因,我很少画画。 前两年一直躺在病床上,我的左耳几乎听不见了。 可即使不能画画,我还是愿意在家养养鸟,摆弄一些花花草草。 我尤其爱兰花,芷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困劳而改节。

兰花好,兰花是花中君子。 从前西藏路上全是卖花鸟鱼虫的小贩,我身体好时,爱去那里逛逛。

自然的生命力对我们的艺术修养的提高是很有帮助的。

这次的水墨展谈的是当代艺术,这是顺应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中国画即使在巅峰时期,也离不开当时科技发展的助力。 新生力量的加入,让我看到了水墨艺术发展的希望。 我希望学生们可以好好来学习,不要错过这次和大师交流的机会。

绘画艺术的范围很广,中国画的意味很深,须得我们不断努力钻研探索才能得其一二。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外国驻华使节团来泉州访问 康涛会见使节团一行 情感电台小说

{主关键词}
思客调查中国已成留学胜地,还要不要出国留学?

{主关键词}
美丽的张家界周记作文

{主关键词}
精美EXCEL模板办公室专用表格文书管理办法word免费下载

{主关键词}
一亩大棚香菇种植利润

{主关键词}
今年“6·18”进入倒计时 泉州企业积极报名参展

{主关键词}
qq炫舞好听的个性游戏名字

{主关键词}
“我是你的耳,你是我的腿”——90后残疾人团队的创业故事

{主关键词}
2018年春冀教版八年级数学下册教案:21.3 用待定系数法肯定一次函数表达式

{主关键词}
宁泽涛女友是谁?网友破案:疑似维密华裔超模

{主关键词}
大学生就业不愿去西部 称对不起家人

{主关键词}
如果周汝昌先生有朋友圈,必定让你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