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御前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第四百二十一章 御前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文华殿原是太子践祚前,读书之地,后改是天子经筵,日讲之殿。

身为大明的皇帝,除了三六九视朝之外,每日都要至文华殿,由翰林院讲官为他讲书讲经。

此外殿试时,十位读卷官也是在这里阅卷的,然后呈送天子的,所以文华殿可以算是林延潮的福地。 听得天子宣他,林延潮拾阶而上,到文华殿月台上。

两位太监为他推开朱红色的殿门。

林延潮看得殿内参加经筵的几十位朝廷身着绯袍的大臣分左右垂手而立,殿内着青袍的统一都是翰林讲官。 小皇帝坐在御座上,御座后屏风两旁,孙隆,冯保各拿着一拂尘,左右侍立。

林延潮提起官袍,跨过门槛,从容走到殿中吐着檀香的铜鹤前,向皇帝叩拜然后道:“臣翰林院修撰林延潮叩见陛下。 ”“平身。 ”小皇帝言道。

林延潮起身,但见小皇帝一见面就道:“林修撰,朕钦点你为经筵官,欲让你参与经筵之事。

可是头一天,你就借故不至,是否怠慢,不愿为朕效劳?”林延潮听得出来,小皇帝这么说完全是责怪的意思,但他看御座上的天子口气里却没有多严厉。

林延潮甚至从天子的脸上看出几分笑意呢,这倒是令他心底一松。

他知道天子对自己十分赏识,可能大家都是同龄人吧,故而林延潮也不想让他失望。 按照道理,林延潮如实答就是,将锅推到锦衣卫的身上就好了。 不过想起方才孙隆提醒自己的话,林延潮决定谨慎回答,先探一下风声。

林延潮于是十分‘惶恐’的道:“陛下,微臣万不敢有此事,微臣自为官以来战战兢兢,常思非陛下荐拔,微臣乃为一田舍郎,陛下对臣有知遇之恩,臣竭诚以报,供以驱驰,不敢有丝毫怠慢!”点林延潮为三元及第的状元,乃是小皇帝为政以来的一件得意之事。 听了林延潮‘拍的龙屁’,小皇帝不由呵呵大笑,顿时龙颜大悦,不由道:“有林卿家这句话,朕心甚慰。

”他本来就不想追究林延潮,对方可是他看重的臣子,此刻听的他奉承浑身都是舒坦,少年人嘛,马上就将眼前的事抛至九霄云外了。 不过林延潮拍龙屁,只对天子一人奏效,满朝大臣可不这么想。 这时候一名五十余岁的大臣站了出来,温和地笑着道:“状元郎,一片忠君之心,真是可嘉。 陛下朕是有一位好臣子啊,只是我之前听说你不能来参加经筵,是因受了一些委屈,到底是什么委屈,眼下文武百官都在这里,你不妨向天子说来。

你放心,陛下和满朝臣工都会为你主持公道。 ”林延潮虽不认得对方,但看他一身麒麟服必是勋臣无疑。 此刻张居正一党的官员,都是在心底大骂武清伯李伟无耻。 武清伯李伟话说得看似和颜悦色,且大有替林延潮打抱不平,一副为他打算,替他申冤的样子。

这分明是故作好人。 实际上他的用意,就是要将内阁泄密的案子捅到御前了啊!武清伯李伟拿此来作为攻击张居正的口实。 李伟现在是要借林延潮作一篇大文章,在御前攻击张居正,让他颜面扫地,从而干扰他实行清丈田亩之事。 林延潮此刻若是如实道出了实情,那不参加经筵的罪名,自是没事,但是却开罪了张居正。 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衙门里出了事情,官员们都是关上门来自己解决,若是将事情捅到了上面,衙门上下就会受到连累,给上面留下一个不好印象。

为何文官们都是欺上而不瞒下的原因,就是在这里,林延潮若是敢说出去,以后就不要想仕途上混了。 而此刻李伟料想林延潮,初入仕途,不明白官场上明明暗暗的规矩。

张居正刚派锦衣卫审问他,他此刻必然是对张居正怀了一肚子怨气。 眼下到了御前,他这么一鼓动,还不得大声向天子申冤。

何况李伟料想林延潮也不敢不说实话,若是隐瞒,他就要替张居正背锅,怎么解释自己擅自不参加经筵的,多半会让天子对他有一个恶劣的影响,同样仕途玩完。

而此刻天子听了李伟的话,看向林延潮问道:“哦,林卿家,有什么委屈,你尽管与朕道来,朕替你做主!”林延潮当下道:“回陛下,微臣确有几分委屈。

”听林延潮这一句话,朝堂上张居正一党的大臣尽是变色,而李伟和勋臣一党则是笑容满面。

这个愣头青,书读再好又能如何?官场上走错了一步,这辈子都别想翻身。

李伟冷笑他对林延潮将来被张居正清算自是无所谓。 他看向一旁的张居正,但见张居正倒是气定神闲,十分能沉得住气,竟没有丝毫打算站出来与李伟分辨的意思。

李伟不由冷笑心道,故作什么镇静,之前竟敢在天子面前撒谎,一会看你如何下台。

你还以为林延潮,会替你遮掩此事,笑话。 李伟当下更是温和,一副宽厚长者的样子笑着对林延潮道:“林修撰,既是圣君面前,你就将委屈如实到来。

”林延潮当下道:“是这样的,微臣蒙天子钦点为经筵官后,深感惶恐,微臣履官不过半年,就算是翰苑中的前辈,也少有履官不过半年就为天子钦点为经筵官的。 ”李伟听林延潮话又些跑题了,立即打断道:“正因难得,才显得天子看重你之意,你非重要之事,不能前来经筵,你说是何事不能让你来的?”林延潮答道:“乃是下官自己的事,无旁人无关!”听林延潮这么说,满朝文武神色都是变了。 李伟当堂喝道:“林修撰,经筵乃是社稷之大事,身为经筵官有启沃帝心之责?既是知晓,为何不来,你之前庶事缠身,什么庶事比经筵还重要?”李伟喝问,这时申时行出班上前道:“武清伯,你何不让林修撰将话讲完。 ”武清伯李伟见申时行出列,知对方不好对付,当下笑了笑退入班列。

申时行替林延潮分担了压力,让林延潮知道他在背后给自己撑腰,当下更是从容。

(未完待续。

)。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北京下放科研机构职称评审权 首批2家机构获批

{主关键词}
中来往梦 我的梦作文 300字

{主关键词}
神钢造假丑闻再发酵 媒体捅漏了日本酬金的天

{主关键词}
优雅又舒适 今年重回时尚圈的猫跟鞋你get了吗

{主关键词}
啥星座对情人出手大方

{主关键词}
没有该结婚的年龄,只有该结婚的感情

{主关键词}
唐朝诗人刘长卿《江州重别薛六柳八二员外》原文、翻译及鉴赏

{主关键词}
小学生眼中的日本各政党都像啥——狗、驴、金枪鱼寿司

{主关键词}
日常开车需要注意什么 新手开车左右距离判断

{主关键词}
胡萝卜炒牛肉丝的做法 颜值高味道棒

{主关键词}
精美客厅沙发背景墙挂画,彰显高雅家居艺术品味

{主关键词}
重庆秀山:十里花灯映梅江 百年西街夜色美 情感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