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回 肮脏交易(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四百四十四回 肮脏交易(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严世藩面不改色,那只邪恶的独眼眨了眨:“大汗,义气是对朋友的,可是赵全这种人能算是朋友吗?他只不过是想借你们蒙古兵,实现自己的皇帝梦罢了,连自己的国家和祖宗都抛弃的人,您觉得他对蒙古又能忠诚到哪里去?现在表现得恭顺是因为需要你们蒙古兵的扶持,只等他羽翼一丰满,一定会自立的。 ”“想我们大明的太祖洪武皇帝朱元璋,以前起兵之初,实力不足的时候,不也是接受过大元的封号,名义上臣服于大元吗?等他一统南方后,便兴师北伐,把你们大元赶出中原,就是这样还没有放过,继续派出徐达,蓝玉这样的大将领兵出塞,横扫大漠,一直把北元的势力彻底打垮,把北元皇帝的玉玺都夺到手,这才罢休,前事不远,您可别忘了,赵全的白莲教当年正是扶朱元璋起事的主力。

”俺答汗的眉毛动了动,重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沉声道:“小阁老,你在本汗这里这样说你们的开国皇帝,就不怕诛九族?”严世藩哈哈一笑:“在下眼里,没有什么太祖,只有当今的皇上和大汗,为人君者,哪有什么义气可言,赵全靠着一帮装神弄鬼的邪--教徒就以为可以君临天下,那是作梦,我严世藩也不可能听命于这样的鼠辈,可是大汗却是草原上的雄鹰,为大汗效力,世藩乐意之至。

”“大汗,为了不让您落得个出卖手下的骂名,世藩有个办法,您要是觉得还可行,就可以参考一下。 那赵全经过这次起事,白莲教已经完全暴露,您这次是要退回大漠的,他们留在我们大明也不可能以后再为大汗做什么事了。

不如这次退兵的时候把白莲教徒们都带回大漠,找个地方安置下来。

如何?”俺答汗没有说话,而赫连霸却沉声道:“小阁老,你的算盘打得不错啊,一边让我们公然接纳这些明朝的叛贼。 一边又说要重开边贸,最后如果你们皇帝不答应,你也可以拿这个当借口,即使你现在知道无法追回赵全,向你主子交差,以后也留了个口子,逼我们交出赵全以重开边贸,你真当我家大汗想不到吗?”天狼心中暗叹,这赫连霸果然是心思缜密,严世藩的那点小九九一下子就给他撞破了。 这次蒙古入侵,白莲教出力甚巨,事后追查起来,皇帝一定会严令严嵩父子破获白莲教,而这样一来。 仇鸾暗中扶持白莲教,勾结俺答汗的行为一定会人赃并获,仇鸾一倒,举荐他的严嵩自然也脱不了干系,严世藩不敢找蒙古人的麻烦,但对赵全和白莲教却是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 当务之急。 先是借着蒙古退兵,哄骗俺答汗把白莲教徒们都带回大漠,躲过眼前这一劫,以后再以此为由,拒开边市,蒙古人这回抢够了。

三五年内只怕再也没有动力重新调集这样规模的大军入侵,以后想要开边市,主动权就到了严嵩这里,到时候到此为条件要挟俺答汗交出赵全等白莲教徒,即使要不来赵全。

交出一些底层教众,给对上对下也算有了个交待。 俺答汗的声音冷冷地响起:“小阁老,我们家赫连将军所言,你有何高见呢?”严世藩平静地说道:“刚才我们就说过了嘛,要互利互惠,这才是长久合作之道,即不能我们只为你们作嫁衣,也不能你们只顾自己,如果我们严家倒了,换上象徐阶这样的人把持大明的朝政,我想你们以后过得不可能这么舒服吧。 ”“这次的事情,我们事后必须也得向皇上有个交代,你说你要保赵全的命,这个我没意见,但到时候总要留点小鱼小虾给我,让我好向皇上交差,要不然皇上事后追查,仇鸾第一个脱不了干系,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今天谈的事情,无论是开边市还是走私,都不可能实现了,大明的人口超过你们蒙古百倍,若是有一二名将在边关整军备战,只怕你们蒙古人的日子也不好过,不是吗?”俺答汗厉声道:“这件事不用多说,赵全也好,白莲教众也罢,跟我这次回关外的,本汗一个也不会交出来。

你们严家要是连这点小事也没法解决,那也不用混了,抓些你们自己的百姓,说是白莲教徒不就行了吗?难道连这种事都要本汗教你?”严世藩叹了口气:“大汗,如果不是这次的事情闹得太大,您的大军兵临北京城下,抓几个百姓去顶缸自然容易,就是以前宣大一带惨败,总兵战死,那也只是大军败于野,可是现在是在皇上的眼皮底下,一切都无法再隐瞒,事后他肯定要让锦衣卫也参与白莲教一案的查处。 陆炳可不是那么好瞒的,他上次在山西好象已经查到了些什么,这次虽然没有明说仇鸾,但也向我暗示过最好和仇鸾划清界线,可能战事结束后,他就会彻查白莲教之事了。 ”赫连霸冷笑道:“我听说你跟陆炳是儿女亲家,政治盟友,联手害死了夏言,这回他想动仇鸾也跟你先打了招呼,怎么,难道小阁老连陆炳都摆不平?”严世藩摇了摇头:“陆炳其人,只会忠于皇上,跟我们父子上次联手扳倒夏言之后,合作已经近乎中止,他这次去山西查仇鸾和白莲教,事先都没跟我们打过招呼,早已经不是同心了,如果事后有借题发挥的机会,他不是没有扳倒我们严家的可能。

”赫连霸眉头一皱:“扳倒自己的亲家?不太可能吧。

你小阁老不是娶了他的女儿吗?难不成他忍心自己的女儿跟着你们受牵连?”严世藩的眼中凶光一现:“别提那贱人,我早就把她打发回陆家了,娘的,陆炳想借她女儿来刺探我们严府的虚实,连她的女儿都是锦衣卫。 我们两家的翻脸,也是从那时候就开始的。 ”赫连霸叹了口气:“想不到你们汉人之间勾心斗角,连这种机会都不放过,实在可怕。

”严世藩冷笑一声:“草原上还不是一样?就是大汗,不也是要靠娶亲,嫁女来结好其他的部落吗?这次你们可汗部落的五万大军,两万是可敦部落的,只有三万是纯粹的俺答部战士,大汗刚才一直担心的战利品,只怕也是不好向可敦的娘家部落交代吧。 ”俺答汗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好了好了,都是大男人,这种家事就不要多说了,赵全和他的手下我不会交出来,你还有什么好办法?”严世藩低头想了想:“大汗,要不这样吧,赵全他们出关之后,让他派一些人潜回关内,这些人反正多数都是山西人,在本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然后再招一些百姓逃亡关外,到时候你把消息透露给我,我去把这些想投奔关外的百姓当成白莲教余党抓起来就是,这样总算不到是你出卖了赵全吧。

”俺答汗微微一愣,转而竖起了大姆指:“小阁老,这个办法你都能想得到,实在是太厉害了。 只是这样一来,以后在山西就不会有百姓投向白莲教和我们,长远来看,还是我们吃亏啊。 ”严世藩摆了摆手:“不,这对大汗来说吃不得什么亏,跑的抓紧的都是大明的百姓,那些本就不是你的子民,再说我也不会全抓的,最多跑十次抓个两三次,给我们家皇上一个交代罢了。

”。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毕竟爱惜法对孕妇产期拙笨英气吗 感情说说伤感

{主关键词}
2017年春九年级历史下册岳麓版 第21课 现代文学、艺术和体育 教案

{主关键词}
别沮丧,你没你想象的那么差劲

{主关键词}
美丽的愿望100字 诗歌

{主关键词}
梦见经常梦见蛇是什么意思

{主关键词}
2015高考不异作文:张开双臂,拥抱自然

{主关键词}
脑梗塞的后遗症有哪些

{主关键词}
密云县成人高考报考误区解惑,北京密云县成人高考报考的误区有什么

{主关键词}
洛阳城里来了挽劝李应允侠,洛阳城里来了挽劝李应允侠作文

{主关键词}
贵州大学关于申请2018

{主关键词}
上海金山百余直接了当去如黄鹤“一村一志”:暴动乡音乡愁

{主关键词}
施耐德MT框架断路器框架断路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