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应变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第四百四十三章 应变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后世小皇帝被人骂作是‘不郊不庙不朝三十年’,郊就是郊祭,庙就是告太庙,朝是上朝,这不郊的罪名,还在不庙不朝之前。 到了这一日,不仅仅是林延潮的翰林院,所有京官都要先沐浴更衣、在本衙门宿歇一晚,次日听誓戒毕。 各个衙门口门前竖着木斋戒牌,文官五品以上、武官四品以上、及翰林,六科都给事中、皆陪天子郊庙。 于是众翰林一并去圜丘坛祭天。 从御道醒来,林延潮觉得今日格外的寒冷。 这并非他是南方人缘故,去年在京师他也已是如此过冬,但去年之寒冷,实是不如今年。 若是披着自己那件狐裘或是会暖一些,但祭天何等隆重,林延潮至天坛时,必须将朝服穿在外,林延潮见左右翰林都牙根冻得颤颤有声,不由心道,自己年轻还能扛得住,至于年纪老迈身子不好的官员,可就受苦了。

国初定都应天时时,建圜丘于钟山之阳、以冬至祀天,方丘于钟山之阴、以夏至祀。 而迁都顺天后,亦是重建天地坛。 嘉靖皇帝说,古人祀天于圜丘,祀地于方丘,于是定下天地分祭的规矩,并将圜丘称为天坛,方丘称为地坛。

林延潮与百官都是随行徒步,众官员一并经西边牌楼,然后步入昭亭门,进昭亭门到圜丘坛。

至于小皇帝,早在三日前就在圜丘坛里的斋宫之中斋戒。

斋宫之外恭设斋戒牌、铜人,冬至祭天的前三天,皇帝都必须先到帝宫内独宿三昼夜,不食荤腥葱蒜,禁酒,不理刑名,不吊祭,不近女子。 此刻天色未明,晨星犹挂在天边。 日未出时,钟鸣响起,林延潮知这是斋宫鸣太和钟。

他与百官垂首屏息静气。

随即皇帝自斋宫步行至圜丘坛。 典仪唱乐舞生就位。 执事官各司其事。

陪祀官分献官各就位。

林延潮不过站了片刻,只觉身子更冷,偏偏身上冷也就算了,四面还刮起了疾风。

郊坛上的灯烛是忽明忽暗,而为天子所执的明黄色的幡麾,也是在风中摇动。 这时候赞官将玉帛、牺牲等,置于积柴上而焚之,此称为燔柴,这烟气直上直达于天。 就在这时,有人忽道一声不好。

但见一阵劲风吹来,将郊坛上的灯烛灯笼,一下子吹熄了数盏。

不仅如此还将燔柴所吹之烟忽刮向小皇帝一侧。

林延潮举袖遮住眼转过头,但见十几步外小皇帝正向圜丘行来。

他身后所持幡麾之人,不知眼是被烟所迷,还是被这疾风吹来,手把持不住,竟是突而撒手。

这幡麾左右摇了一下,倒下砸向了天子。

这一下变故,可是将林延潮惊得心都要跳了出来,若是幡麾砸中了小皇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幸亏就在这一刻,小皇帝左右侍驾之人,见了都是反应极快,一并上前扶住稳住了幡麾。

不过小皇帝本人却是受了惊慌了,脚下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

这变故来得极快,这百官当场都是看傻了。

附近官员当下纷纷上前跪在天子身旁,焦急问:“陛下可否无恙?”“陛下之龙体有无觉得不适?”“陛下,微臣不能觉此厉风,惊扰了圣驾,臣请陛下降罪!”主持郊祭的礼部侍郎,太常寺卿都是侍驾在左右,慌忙跪下请罪。 至于其他众官员犹如嗡嗡的苍蝇一般七嘴八舌,此处都是如林延潮这等从六品,正七品上下的小官,至于三四品以上大员都在远处,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却亦不敢轻易离开位置来此询问。

身在一旁的林延潮见了这一幕,看着被随从搀扶着,满脸惊慌的小皇帝心道,皇帝毕竟是凡人,一下子出了这等变故,也是仓皇不知如何处置。

与普通人一样会害怕会惶恐,百官一堆看似关心的话反而对他造成了干扰和压力。

此刻小皇帝突是垂头丧气地道:“厉风震荡,众官辟易,祭礼不成,莫非是朕获罪于天吗?”天子这一句话语说得百官都是吓到了。

自董仲舒创出天人感应一说后,上至天子,下至百姓都认为天能影响人事、预示灾祥,人的行为也能感应上天。

这叫天意与人事的交感。

故而经常出现大旱饥荒等天灾,皇帝要写罪己诏诏告天下,向臣民,上天自省和检讨自己过失。 而眼下这阵大风,早不吹晚不吹,偏偏这时吹来,在这敏感的时候,小皇帝不由想到是不是自己做错事情,故而引起上天降罪。 至于百官们也是从小受这一套理念影响。 不少人也认为这确实是上天降罪给天子。 一名官员甚至道:“陛下,不如今日罢礼,不如择日再来吧!”这一句话甚至引起了数名官员附和。 小皇帝也是没了主意道:“朕亦感惊惶,看来今日确实无法再祭了。

”正在这时,一人忽道:“陛下,圣人迅雷风烈而色必变,陛下贵为天子,又安能不惊!”小皇帝听了这一句话,神色稍缓问道:“此言何人所奏?”但见一名官员走到小皇帝面前,小皇帝看去正是翰林修撰,经筵讲官林延潮。

但见林延潮道:“陛下,是微臣所言,国之大事,在祀与戎,陛下不可轻之。 ”见了林延潮,小皇帝点了点头,方才建议罢礼的官员道:“朕也知祭祀乃是国家大事,但疾风骤起,怕难以成礼。 ”林延潮正色道:“此言谬矣,陛下自登基以来,勤于政事,天下兴盛,上天怎会轻易降罪。

风雷迅疾,古而有之,昔日武王伐纣,渡于孟津,其时阳侯之波,逆流而击,疾风大浪晦冥,人马不相见。

时武王左操黄钺,右秉白旄,瞋目而撝之道。

余任天下,谁敢害吾意者!于是风济而波罢。 ”这一番武王伐纣,渡孟津之事,众人耳熟能详,但林延潮说来,百官都是点头。 连小皇帝也是称许。 但见林延潮于百官之中侃侃而谈:“疾风骤来,固是天意,但吾皇谨于事天,雍容成礼,对越上天,即风霾何损。 ”(未完待续。 )。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沈阳工业大学成人高考计算机应用技术专科专业16

{主关键词}
梦见自己儿子丢了是什么意思

{主关键词}
史彤彪:公民德性与法治转型 传统节日故事

{主关键词}
长春市德惠市成人高考学习方式有哪些,成人高考学习方式的区别

{主关键词}
碘伏和酒精哪个消毒好

{主关键词}
两岸热点旅游景点导游词范文 中国传统纹样图案寓意

{主关键词}
阴包穴的精确地位图怎样找

{主关键词}
写作者的创作气势与创作个性

{主关键词}
沙县农业明晰化子孙黉舍项目开工招待

{主关键词}
男主高攀不起,告辞(穿书)txt下载,男主高攀不起,告辞(穿书)笔趣阁,男主高攀不起,告辞(穿书)燃文

{主关键词}
大唐网络获中关村技术创新能力建设专项资金(专利部分)支持

{主关键词}
提取公积金要证明“我爸是我爸” 市民买房再次遭遇奇葩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