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幸灾乐祸(求月票)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第六百六十一章 幸灾乐祸(求月票)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文彦候冷哼一声,眼光冷冷的看着秦阳,其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嫌弃和不爽。 “是,这确实和你没什么关系,但是和你的师傅有关系,这都是你师傅当年惹下的恩怨,如今拖到你身上而已。 ”文彦候这话明显是针对莫羽,虽然其中的口气有些激烈,但是讲得倒也是事实。 秦阳微微一笑,神色平静:“他是我师傅,就算有什么恩怨拖到我身上,那也正常,师傅教我本事,我帮师傅解决一些问题,哪怕知道有危险,总得迎难而上吧,再说有些事情,你不去招惹别人,别人要招惹你啊,就像宇文涛,就像李昀昊,我可没招惹过他们啊,他们却想致我于死地,我总得反击不是,文叔你说是吧??”文彦候是文雨妍的父亲,算是秦阳的长辈,哪怕他和师傅莫羽关系不和,秦阳作为晚辈,总也不能恶言相向,否则文雨妍夹在中间,岂不很尴尬?秦阳虽然不方便口出恶言,但是却并不妨碍他的话里带上几根刺。

宇文涛,这就不说了,可能和文彦候确实没什么关系,但是李昀昊呢?当初文彦候可是主动介绍李昀昊给文雨妍,其中的目的不言而喻,最后的结果就是李昀昊死了,李凯废了,李南天死了,李家没落了,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在场的谁又不清楚?秦阳这话可是绵里藏针,尤其最后那句反问更是扎心。 如果不是你文彦候在中间闹腾捣鬼,我会有那么多麻烦吗?如果不是你,李家会如此惨吗?纵然你可以富丽堂皇的说你只是欣赏李昀昊年轻俊杰,想介绍给自己女儿认识,并没有其他任何的目的,但是那也就是外人听听罢了,知道内情的人,谁不知道你什么心思?文彦候看着秦阳不卑不亢神情淡定的反击自己,眼光顿时微微一变,心中越发多了几分讨厌,因为他看着秦阳,便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莫羽。

当初的莫羽不也是这样吗?总是一副荣辱不惊,云淡风轻智珠在握的模样,在在别人的眼中,这或许是温文尔雅的风度,但是在文彦候眼里,就只有一个感觉。 贼讨厌!文彦候枭雄性格,讲究一个杀伐果断,该出手时就出手,平日里作风也是凌厉无比,所以看到莫羽这样的人,总归就是气场不合,相看两厌。

当然,像文彦候这样的性格,可绝对不会去思考或者承认自己这么做是否错了的问题。

秦阳和文彦候两人对视,目光在空中触碰,仿佛有着那么几分无形的火花溅射,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似乎也变得紧张而微妙起来。

文雨妍抿了抿嘴,神色略微有着两分复杂。 她现在已经基本弄明白父母和秦阳师傅莫羽之间的关系,知道了这段恩怨的由来,纵然她对当初莫羽飘身离去的做法不敢苟同,但是对于莫羽这么多年的痴心却还是非常的感动。

女人嘛,都是感性的。

像莫羽这样有能力,有魅力的男人,为了一个女人,孤身不娶二十多年,这多不容易?莫羽对于文雨妍来说是陌生的,但是因为秦阳的关系以及母亲的描述,莫羽的形象便变得具体起来。 秦阳受伤的那天,她第一次的见到了莫羽。

消瘦的身材,俊朗的外表,沉静的眼光,身上带着儒雅帅气的气度,哪怕年纪已经挺大,但是他的外貌看上去依旧很年轻,就像三十多岁一般,充满着成年男人的魅力。

进了医院之后,文雨妍便再没见过莫羽,她能感觉得到,莫羽似乎在刻意的避着她。

或许,因为自己长得像母亲?又或者,其他?看着秦阳和自己父亲针锋相对,文雨妍抿了抿嘴,没说话。

一边是父亲,一边是朋友,帮谁说话都不太好。

只要他们两人不打起来就行,至少针锋相对吵几句的话,吵就吵吧。

秋思看着这一老一少如同斗鸡一般针锋相对,忍不住莞尔一笑:“小秦,过来坐,别理他,一大把年纪了,还和孩子斗气。 ”几人坐下后,秋思了解了下秦阳来意,询问了一下何秀的实力,秋思眼中流露出吃惊的神色,看向秦阳的眼光越发的柔和。

三十三岁的大成境高手,这在整个修行者圈子里都属于是实力强大而且潜力巨大的对象,在修行者圈子里都是很有地位的,这种人哪怕选择为国效力都能得到极大的地位和权利,但是她却愿意因为秦阳或者莫羽的关系,来当一个保镖保护文雨妍,显然,她为的绝对不是当保镖的那份待遇。 “小秦,你有心了!”秋思看向秦阳的眼光越发的柔和了两分:“事关妍妍安危,阿姨就不和你客气了,秋家虽然也是修行者家族,但是可没有本事找一个像何小姐这样大本事大潜力的人来保护妍妍。

”秦阳理解秋思话的意思,秋家当然不是没有高手,但是达到那个程度的高手,如果不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谁会去给人当贴身保镖?如果不是因为莫羽医术超绝,救了康辉性命,外加何秀想请莫羽出手救治重症的母亲,她会答应替人做保镖?“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应对?”文彦候在旁边冷笑道:“还能什么办法,他又不知道悬赏的人是谁,纵然想从根源上解决这个悬赏任务也不行,悬赏一天还在,他便成天需要面对那些为钱卖命杀手的暗杀,秦阳,说真的,在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之前,你最好离我女儿远一点,我想你也不想拖累我女儿吧?”文雨妍皱了皱眉头,抗议的叫道:“爸,你说这个,还不如帮着他想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文彦候脸上表情一窒,气呼呼的说道:“小妍,我这可是为你好,那些杀手可不会和你讲道理,你之前不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吗,你还帮着他说话,难道这一次教训还不够吗?”文雨妍皱起眉头:“正因为经历过一次,所以才要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在那说风凉话,他是我朋友,朋友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吗,难道还要落井下石,或者冷眼旁观说风凉话?”文彦候脸上神情有着几分恼怒,文雨妍这话显然是说他在旁边幸灾乐祸。

当然,他其实心中真的有着几分幸灾乐祸……看着莫羽师徒倒霉,他心里真的很爽!PS:苦逼的在酒店码字,求月票安慰,求一波月票~~。

<#longshao:sxy_article#>

你还会喜欢:

{主关键词}
青山区成人高考如何免试入学,内蒙古包头青山区成人高考免试入学的政策吗

{主关键词}
2017年云南石林旅游营销活动温州站全面启动

{主关键词}
推職業資格互認 便利港專才執業

{主关键词}
南方希元转债(005461)基金费率

{主关键词}
心律失常是什么引起的 心律失常的病因是什么

{主关键词}
中国四大名陶聚首广西钦州 精品荟萃展陶艺魅力

{主关键词}
我们儿时的游戏:躲猫猫

{主关键词}
学易密卷:段考模拟君之2017

{主关键词}
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成人高考学习方式有哪些,成人高考学习方式的区别

{主关键词}
两融余额已回落到两年多低位,32股昨日逆市大幅增长(名单)

{主关键词}
谈初中英语课文教学word免费下载

{主关键词}
特斯拉双电机Model S上市 68.3万起售